Posts Tagged ‘父亲节’

呵呵,主题MS是完全不相关的两件事。 今天是父亲节,一大早我就打电话回老家给我爸了。当然不止是简单的为了一句“父亲节快乐”,其实,我每天都要定时定点的给家里致电汇报的。呵呵,别看我这么大的人了,别看我已经当妈了,只要有一天父母听不到我的声音,便坐落不安心生担忧! 虽然身为潮汕人的女儿,虽然我家里还有个小弟,但我一直是家里的第一宠儿,这位子从不因为弟弟的出生而改变。所以,我弟常满含醋意的说:“其实你是家里的老大,真正的老大。” 我长得酷似我爸。像到什么层度呢?记得读中学的时候,我跟同学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一个叔叔,他专从摩托车上停下来问我:“你是不是某某某的女儿啊。”我真不认识他。但我还是很老实的回答说是。他说我是你爸的朋友,好些年没去你家了,你长得太像你爸了,从人群里就认出来。 可能是因为这个缘故吧,我爸十分疼我。其实我已经举不出任何例子来证明了。我只知道,无论是谁问我:这世上谁是最疼你的人?我根本是不假思索的回答出唯一的一个答案“我爸”。 好吧,既然说到一个“困”字,当然还是有点关系的。上周很忙很忙,我几乎每天都觉得很困很困。但生活工作不一样都得进行吗?到了周四,我实在忍不住了,跟爽猪奶奶说:今天爽爽跟你睡一晚好吗?老人用十分肯定的口气:不行,晚上我不带的。OK,你不带,我既使困死我也得带了。所以,周四晚我几乎没得睡,因为爽猪有睡眠恐惧症(这个后期博文再作解释)。结果周五我照例一大早起床到医院听讲座,十一点多结束跑回家附近市场买菜然后回家喂爽猪,跟着近一点钟到公司附近随便吃点就急着开始下午好几人的interview了。到了下午三点多,我真的是困得睁不开眼了,到了后面的那两三个人,我很抱歉的说,我几乎是半眯着眼在跟人家对话的。四点多,所有面试结束我想都不想就打个车回家了。 一进家门,我还得喂爽猪,还得做一点家务,将近七点我才上床睡。但八点不到,我又起来了,得做饭。具体流程就这样了,周五整天整晚我都有种累得死去的感觉。但我就是趴不下。回想起上次回娘家,那天我只是小累,但一到家,我的心就踏实了,我有宠爱我的父母,我可以随时装得很累,我可以想趴下就趴下。所以回家的第一天晚上,我九点多就睡了,听说爽猪一直在哭,我爸,年纪很大的一个老人家,前几年中过风的,一句话都不说抱着爽猪走了一个晚上。这事,是第二天我弟跟我说的。他还是满含醋意:姐,如果是乐乐(我小侄),肯定没有爽爽这待遇的。唉,还是女儿好啊。 呵呵,我当时还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但如今换了个环境,换了个身份,我才明白,我如此幸运,有这么好的这么宠爱我的父亲。 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这个父亲节,我已经跟我爸说过“节日快乐”了。但还有一句,我没有说出来的“感谢上天,让我做您的女儿,让我如此幸福的生活在您的宠爱中。让我知道这世上有一种父爱可以如此深如此浓。希望您永远健康,长寿。

Sunday, June 15th, 2008 at 18:03 | 1 comment
Categories: 心情杂记
Tag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