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September, 2010

那天上课,老师说到我们上一代的父母喜欢挫折教育,我深有同感。我自己正是在这种教育下一路走来的。 小时候,我听到父母跟别人说得最多的是:我女儿很娇气,很没用,读书又差劲,性格又不好。。。。可能还有更多,一时间也想不出来了。所以,打小我在亲戚朋友同学的眼里,就是个十分不中用的人。也因为此,如果我犯了什么大错或哪些事不如意了,也没人会觉得意外。小时候,我真的很自卑,自卑到性格带着很强烈的叛逆,大有破罐子破摔的意愿。而这性格,发展到了今天大家口中的“有个性”。 更为有意思的,打小跟我一起长大跟我做了十几年好朋友的两位女生,是我们市出了名的成绩优异生。在她俩的比较下,我更彻底成了扶不上墙的烂泥。(在上一篇《我看目送》文中有讲到这两位好友) 跟着,高中毕业后,我好不容易跟着大家一起上了大学。大学几年,我跟她们之间的距离,就别说了。但,让人大跌眼镜的是,我居然能顺利的留在学校工作,顺利的留在了这所大城市。更更让人意外的是,我今天还看似混得不错。在一家所谓的大型外企集团当中层干部,有一个健康可爱的女儿,婆媳关系更是意外的相处得特别好。于是,这几年,我所有的亲戚朋友开始不断的说:你是个天生好命女啊。。。。。。。 每次听到这话句,我除了淡然一笑,有时会在心情好时夸张的应对:可不是,我命真好啊~~~~ 是啊,一个当年大家眼中差生,一个脾气差到极点的女孩,一个根本看不见有啥光明前途的小城市孩子,怎么会有今天的这些收获?错,不是收获,是她命好!这些都不是她该得的,是因为她天生命好! 我经常在听到别人这话时,那淡然一笑中,深藏着多大的愤慨?这世上,真的有天生命好一说???难道这些年来,我没努力没付出没挫折。当然,我没必要跟他们说,这种抱怨的话,我从不说,说了有用吗? 记得那一年,爽猪刚出世。我因为剖腹没有奶水,多少人劝说我把奶断了。但我硬是熬了下来,我忍着心痛饿了爽猪一日一夜,让她滴水不沾,目的是让她在没选择的情况下只吸我的奶水。到了最后,她吸的不是奶水,而是我的血,我痛得如锥心一般。这其中的痛楚,谁能知道?坚持了一个月后,我的乳腺被爽猪吸通了,后期,我的奶水多到能喂三个小孩。我有必要去跟世人说这过程吗?有意义吗?但人家看着爽猪每次在母乳中饱腹甜睡,都说:你命多好,现在好多人都没有奶水,而你居然有这么多奶水。。。。。。 去年,到一个堂姐家拜年。姐夫问到我目前的工作,堂姐已经帮我抢答了:我妹是个好命女,她工作顺得不得了~~~~ 我似乎对着这种答案已经无语到极点了。于是,我也开始觉得,我真的是天生好命女了。我在人们的眼中,是如此好运,好运千年,好运到事事顺畅。 呵呵,在此中秋佳节,借着自己的小地盘,对着网络着实的嘲笑了自己一番。我今日的所得,在任何时间,在任何人眼里,都不是自己能力及奋斗所得的,我只是因为一直天生好命。 好吧,过两天就是一年一度的生日了。也借着这篇博文,以后日日鞭策自己,时时提醒自己,一定要坚持下去,一直做人们眼中的好命女!

Wednesday, September 22nd, 2010 at 23:13 | 1 comment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Tag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