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February, 2009

想念女儿,尤其在这一刻。 春节回娘家呆了七天,也陪爽猪玩足七天。这几天,对我来说是一种意外的收获。 以前在广州的时候,奶奶带爽猪的时间比我多,所以她并不粘我。但这次回去,我们母女俩几乎是二十四小时贴在一起,因为,她特别的粘我。 到家那天,一进门,她就冲我笑,然后伸手让我抱她,我们在大厅玩了好一阵。晚上我喂她吃饭,但饭后,她却发烧了。我和她爸爸轮流抱着她安抚她入睡。连续烧了两天后,她又开始拉肚子,之前那胖乎乎的可爱样不见了。可能是身体不舒服,爽猪老扁着个嘴想哭,唉,看着心痛啊。 好不容易,年初一开始好转了,呵呵,也开始调皮起来了。每天粘我粘得特别厉害。我上个WC,她也跟着,洗个澡,她还在门外等着,一边等一边拍门叫“妈”,“妈”。 这七天里,感觉自己好像变得很有价值了。这世上有这么一个人,强烈的需要你,强烈的依赖你。你不能离开她的视线,她不能离开你的怀抱;你去哪都想着她现在一个人会是怎样,你一不在,她会在你之前呆过的地方寻找你。这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呢?呵呵,今天我跟表姐说,原来当妈的感觉是这么好啊! 回家前一天晚上,我妈不让我和她一起睡,怕半夜闹得我睡不好。十一点多的时候,我趁她吃牛奶时偷偷跑回自己房间了,但没多久我又站到门外,我想知道她有没哭闹。果然,喝完牛奶后她开始“妈”,“妈”叫了起来,看我没回来,她又不停的哭了。我实在忍不住又进去抱起了她。那天晚上,我们玩到一点多,直到她太累睡了我才回自己房去。 (郁闷,一个朋友说到爽猪的胎记了,干扰了我的心情) 其实我心里很担心她的胎记,即使现在有人跟我说,那胎记会随着年纪的增长而消除。也有很多人问我,当时怀她的时候是不是碰什么东西了,我一直努力的回忆,也想不起来。我经常会想,再过几年,那胎记还在的话,其它小朋友会不会用异样的眼光看她呢?她会不会因为那胎记而自卑呢?或者我可以带她去做激光。有朋友跟我说上海儿童医院的胎记激光手术是全国最成功的。 还好,三月份她就要回来了。呵呵,到时我又可以带着她到小区的篮球场和附近的学校散步去。

Sunday, February 1st, 2009 at 16:01 | 0 comments
Categories: 爽猪纪事
Tag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