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December, 2008

还有十来天,爽猪就一岁一个月了。小区一起玩的小孩,比她年纪大点的,比她年纪小点的,都会独立行走了。就她,一直不敢松开大人的手。婆婆一直说她太没用了,胆量不够大。在我看来,爽猪是因为块头大了点,所以独立走起来有点困难。不过我每次着她奶奶那样说,心里很不服气。所以经常私自找机会训练她自己走。 越是着急,越是困难。过去的几天,爽猪也摔了不少跟头吧。但昨晚,很奇怪的,她突然自己摇摇晃晃的走起来了。一边走,一边尖叫着。呵呵,时间,是昨晚的十点多。也许是突然发现自己能独立的走了,她显得特别兴奋,最后,折腾到十二点才睡觉。 爽猪外婆过几天就来广州了。她是挑剔的。还没到,就问我爽猪的衣服多吗?我吱唔半天。她很不满意,说要买几件衣服过来。我马上反对,大老远的,你带什么衣服啊,所以这两天马上偷偷进货了。女孩好打扮,呵呵,爽猪突然有了好几款衣服了。娃娃装的,中褛的,高翻领的,小花布衣的。据说经济危机,这些衣服也不见得贵了。 我一直盼着那一天,爽猪外婆快点过来。这劳心劳力的十个月,我几近崩溃。其中的辛酸,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理解到的。所以这几天我一直想说服我妈,快点把爽猪直接带回老家,别在广州呆了。但不能太明显,唯有旁敲侧击,要不会显得我太自私了。勤劳善良的潮汕女子,老公是天,孩子是一切,怎可能能有自己的空间。你可以工作,但你工作赚钱是为了这个家,如果你的工作与家庭有冲突,OK,放弃吧。其它的,更别说了。但,那是上一代的想法了,再或者,那最起码不会是我的想法。 我承认我极自私,我也承认我极龌龊。我就想着爽猪快离开广州,我就想着爽猪能呆到明年四五月份才回来。我承认我想利用这点时间好好快活快活。说真的,两年多了,我很怀念那一个人生活的日子。06年的这个时候,我正为工作忙得焦头烂额,但起码,我有自己的时间和空间。我可以在空闲时间跟朋友去逛街,去看电影,去做一切自己想做的事情。 也许,爽猪长大了看到这篇BLOG会说我自私吧。再看我们身边同个年龄阶段的人,哪个不是有小孩了之后就后悔,只是有人敢直言,有人只能放在心里罢了。我一直想不通,为什么我们会后悔呢?也许是我们还年轻适应不了,也许是大家本来就生活得蛮累的。 爽猪能自己走了。希望她快点长大吧,我可以再少操点心了。

Tuesday, December 16th, 2008 at 17:32 | 3 comments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Tags:

周末,有朋友送了一箱增城的迟菜心给我。我看一箱大概有十斤重,问他这么多哪吃得完。他说,那你就送点给朋友吧,不过,真正能吃的很少。啊?什么意思?我有点迷糊了。他说,迟菜心吃的就是里头的菜心,外面的叶子是极少人吃的。虽说也可以吃,但没有菜心那么甜。之所以叫迟菜心,是因为这种菜长得比较迟,所以叫迟菜心! 有意思,呵呵,我照他所说的炒了一盘。去掉外面的菜子,只留下菜心,用盐水炒,果然十分清甜,与平常吃的菜心相比别有一番风味。 昨晚我妈打电话说,再过十来天就要过来接爽猪回老家了。言语间,说得好像明天就要过来似的。我又把她的这番意思转达给婆婆,她老人家一听,居然一副舍不得的神情出来。眼睛一红,说她很舍不得爽猪。我说:那你就不要回去了,我们一起在广州过年吧。她又说:离开家里太久,我也想回去看看。呵呵,这么矛盾。不过,她终究是得回趟老家的。 早上醒来,我看她已经在那里收拾东西,心里也有了不舍。说了声:妈,还早着呢,你就收拾东西了?她说不早了,而且,我在这里呆了十个月,确实很挂念家里。不过你放心,过了年之后我还会再过来的。爽爽跟着我长大,我舍不得她。 呵呵,其实,我也有点舍不得婆婆了。去年,怀孕的时候,因为他们不肯放弃家里的田,所以没人照顾我。怀胎十月,我过得很辛苦,一路都是靠着自己。心里怨气很重。我想,无论是哪,不会有人觉得田比后代重要。这气一直压在我心里,吐不出来。后来生了爽猪,我老公打电话过去报喜。他们居然第一句就问:为什么是女孩,当初怎么不去B超呢?刚做完剖腹产的我还在输血,而且我当时已经是半昏迷了,但仍听得很真切。这边眼泪就下来了,我用命去拼来的孩子,原来在爷爷奶奶心里是这么不值钱,就因为她是女孩?这股恨,在我心里又加重了! 休完产假后,婆婆过来帮我带爽猪。中间,我们经过了许多磨合。当然,也吵过架。我是直性子,只要看不过眼,肯定要说出来的,更何况,我心里一直有口气。记得前几个月的同学聚会,我还跟同学抱怨着这难处的婆媳关系。好在,我有两个很好的朋友。她们年纪都比我大些,她们都经历过我现在经历的事情。我最记得的是,一个朋友说:你要记得,今天你婆婆过来帮你带小孩,你得当是一种恩赐。这是你自己的小孩,他们已经是隔了一代的啊。单是这一点,你就得学会包容。 从爽猪断奶后,我开始学会放手。把小孩的一切事情都交给婆婆去做,我自己负责家务。中间,我们仍在磨合着。但,我确实体会到她对爽猪的疼爱,那是一种出自心底的疼。我开始放开之前的成见,也对她越来越好了。我想着,虽然你们之前不愿意接受,但如今,能留下来帮我,让我能安心工作,帮我带爽猪带得如此健康可爱,单是这份心,就已经不容易了。这包袱一放开,整个人也自然轻松多了。 我身边的朋友经常说,我生了小孩之后没什么变化,仍是年轻,仍是漂亮。对于这些夸奖,我每次都哈哈笑着:不行,老了,哪还漂亮得起来啊。唯有一个朋友说,你变了,你变得美丽。我挑着眉打个大疑问,问他,美丽和漂亮不同吗?当然不一样,美丽,是一种发内心的东西。一个女人的漂亮,只能在年轻时拥有,但美丽,却是需要磨练啊。 难道女人的成长也如迟菜心一样,摘掉那大大长长在外叶,好吃的是菜心。因为,那是经过了时间的流洗所遗留下来的精华啊。

Monday, December 8th, 2008 at 17:21 | 0 comments
Categories: 心情杂记
Tag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