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November, 2008

这周,天突然变冷了。 我并不喜欢这样的气候。冷,干燥。虽说自小就没离开过广东,但总觉得家乡的气候要比广州的舒服得多。每年这个时候,我就特别怀念在汕头的那一年,虽然冷,但有海风吹过,觉得有点湿暖。正是广州这种气候,让我用再昂贵的护肤品也难以保养好已经不再年轻的皮肤。看着那微微的细纹,感觉到岁月就这么一点点过去了。 爽猪这个月生日。多快,就一年了。那天有个朋友问我,还打算再要一个吗?我笑得无比灿烂。没这想法。好不容易,我才摆脱了抑郁症;好不容易,我才让身材恢复了;好不容易,我才让自己的生活走向正轨,我没必要再掺进去吧?但她说,已经一周年了,你可以准备再要一个啊。伤口已经恢复了,而且趁着年轻生,有精力啊。我问她,为什么一定要再生一个呢?她说,这样以后爽猪就不孤独了啊。就为了这个吗?我又问。当然不止,女人不都很喜欢小孩的吗? 是的,周边哪个潮汕女子,不是这种想法呢?反而是我,让人觉得奇怪。难道,再要一个小孩,爽猪就不孤独了吗?我觉得很奇怪,这是什么想法。或者,从我自小的教育里,人本来就是孤独的。我爸一直跟我说:人是一个独体,只有容入社会后,才会变成群体。而这独体的想法,就是你别想什么事都有人陪,无论在哪个阶段。所以,要想不孤独不寂寞,唯一最好的办法,就是自我排遣。 爽猪一直养成一个跟小区小朋友一起玩的习惯。每天早上的十点到十一点半,下午的三点到五点,就是她跟小区小朋友一起玩耍的时光。或许,再大点了,我会让她有点自己的兴趣。这样,才会做到内心的不寂寞。跟她再要一个弟弟或妹妹,应该是无关的吧。 我又想到了那句话:世上任何一种爱,都是为了最终能相聚,只有父母对子女的爱,是希望能分离的。只有子女充分的独立了,父母才能真正开怀! 天冷了,工作不是很顺,气候如此干燥,我什么都不想做。像只驼鸟一样,每天都是窝在被窝里看小说或看电视。这样的日子是不是很颓废呢? 冷了,只是个借口!

Thursday, November 20th, 2008 at 09:30 | 0 comments
Tags:

昨天觉得干燥上火,跑去附近的凉茶店喝凉茶。 这店是今年年中开的,当时刚好天气炎热,我就常去光顾,久而久之,跟老板娘混得很熟了。昨天刚去,她就一脸关切的问我,怎么半月不见,脸有点削尖 了。我皱皱眉说:嗯,工忙不顺心,脸都磨尖了。我们正聊着,坐在旁边一MM突然开腔:脸尖不好吗?不知道多少人羡慕呢。老板娘说:你的脸也不大啊。我在旁 边着跟嘿嘿笑。 “我这脸型是整出来的。”MM说。一口凉茶刚入口,我差点喷出来。”怎么整?”我和老板娘几乎同时问出来。“先是在嘴角边切两个小口,然后把刀挫伸 进嘴里,一直探到颧骨,两边磨尖。然后再抽出一点脂肪,再把皮拉紧。”我靠!!!“你不痛啊?”我问。“痛,这是美丽的代价。”她说。这是她男朋友的主 意,一直嫌她有个大饼脸,非要她整成瓜子型的。而且,这次整容花了她四万多,连工作也辞了。有半个月没法吃固体,都是靠流质来充饥。 呵呵,我跟她不熟,大家都是路人。听完她的话,喝完凉茶,我就走了。留下的,只是满怀的感叹! 其实,今年年中我也在商场偶遇一整过型的前同事。不过,她整的只是眼皮。就是由单刮成双。当时她还很兴奋,一直拉着我的手问我自然吗?好看吗?我冷静的问她:是谁的主意?她说:当然是我男朋友啊! 说真的,她的五官并不突出,很秀气,那单眼皮更显得她很小家碧玉。但现在,这整过来的双眼皮,我咋看咋觉得怪。 因为大家关系不错,我直说了。不好看,没你以前的自然!你干嘛要去整?就因为你男朋友一句话?混蛋! 如果大家关系再亲密些,我可能会问:他话儿大不大。如果不大,你会不会要他去增大或拉长?如果不会,那他就没资格要你去受这罪。 呵呵,有点女权了。其实我也很爱漂亮,但,从不会因为哪个男人的话,而去改变自己。今儿,你可能会因为我眼皮是单,叫我去整成双,明儿,便可能会因 为我奶子不够丰,去增成奶妈。再过几时,你可能会因为我一对奶子不够,让我再往背上加一对?有没这可能?有!然后我会怀疑,你真的爱我吗?你爱的,是我这 个人吗?还是你一直想把我变成某个人的影子? 我爱漂亮,但我只为取悦自己。那天某个人也这么说了,嗯,我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女,是该为悦己者容。但,如果为了取悦他,而让自己伤痕累累,那么,为何不改变思想,为悦己而容呢?

Sunday, November 9th, 2008 at 15:41 | 1 comment
Categories: 心情杂记
Tag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