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ugust, 2008

去年的溏心风暴,大妈的那句:“笑有时,哭有时;欢乐有时,悲伤有时”让我至今仍记忆犹新。没想到溏心系列:《家好月圆》这么快就出场了。仍是大妈二妈,仍是家庭剧,仍是人生之风雨,但我不厌。 去年看溏心时,我是准妈妈,今年再看溏心,我已正式升级为爽猪她娘了。亲情中的酸甜苦辣,悲欢喜怒,可以说该尝略的我都尝略了不少。 溏心的手足情,一直演绎得很好。《家好月圆》里有六兄弟姐妹,但却因为父母的分离而生生分开。他们的欢乐童年,由此变得不完整。昨晚看到他们兄弟姐妹几人为了劝奶奶吃饭而同心演的一场戏,让我忍不住落泪。或许,我是不是该给爽猪生一个弟弟或妹妹,让她也明白什么叫手足情呢?! 但事实上,以前在手足这方面,我也做得不是很好。弟弟跟我一样性格好强,所以凡事有冲突,谁都不愿先妥协低头。还记得几年前,回家跟他大吵一架(其实因为什么事现在已经完全记不起了),吵到离家出走,爸妈去把我找了回来。半夜起来喝水,看到妈妈站在厅阳台哭。她说:“我当初拼着计划生育这险,躲着藏着把弟弟生下来,就是希望你俩有个伴,希望以后我们二老年纪大了可以互相照顾。但为什么你们总是合不来呢?”真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凡我们姐弟在一起呆上足二十四小时,肯定会有矛盾。至于是什么事,往往在事情过去后又忘记了。即使是再有手足情,吵多了矛盾多了自然也就累了。直到去年我生爽猪,在经历了那场生死劫后,仿佛一切都变了。呵呵,我觉得是死里逃生,所以对许多人与事开始宽容起来。而弟弟,可能是当了爸爸和舅舅,也仿佛在短短几月间长大成人。在回家休产假的那段日子,我们相处得极好。手足之间的照顾与默契,在我们之间默默的延生着,看得我父母心里十分欢喜。 也许,在父母心中。儿女的欢乐与团结,便是他们的快乐和欣慰吧。 《家好月圆》的六兄弟姐妹为何为分开呢?应该不是简单的小三插入,也不是表面看来的父母分离。最重要的,是奶奶在做安排。对孙子女们来说,她是奶奶。对儿媳妇来说,她是婆婆。中国这五千年的历史,婆媳永远是个问题。我想,这是不是也属于中华文化之一呢?!在我们家也不例外。婆婆总觉得我抢了她儿子。在她看来,如果不是因为我,她儿子不会离家如此远,如果不是因为我,她可能可以永远的与儿子朝夕相处。难道她不知道,即使不因为我这儿媳,她儿子这男人也该志在四方吗?呵呵,反正是解释不通的。我抢了她的儿子,她就抢我的女儿。她喜欢在我女儿面前说我坏话,喜欢教我女儿打我,不喜欢我对着女儿太多,不喜欢我每天为女儿安排的一切。既然这样,好吧。那我就投入工作吧。即使爽猪不与我朝夕相对,我们之间仍是母女。我们这母女情,是深入骨并融入血的,我会在乎这无谓的离间?! 在我家小区附近有一家疗养院,仅一墙之隔,我每天上班都必经过。所以每天,我都会看到许多位或坐在轮椅上的,或拄着拐杖的老人,眼神呆滞,目无表情的望着远方。我经常在想,他们望的是远方吗?而是他们内心的那种无助孤寂,已令他们无法憧憬而变得呆滞了呢?心里一阵黯然。 昨天路过那,我看到一位坐在轮椅上的老人由一个中年妇女在帮着剪指甲。想起了爽猪,我也刚好前天帮她剪过指甲。我停下来问那妇女,他是你爸爸吗?那妇女低着头,说:我是看护!呵呵,看护,没有情感色彩的一个名词。如果你是他女儿,你们之间这指甲会剪得生动多。会有交流,言语的或眼神的。 荷妈昨晚的那句话,我一直记得:没什么,难道还有什么比得过亲人?还有什么比得过家人相聚更重要?! 呵呵,是的。佛说:人生有各种缘——亲缘,情缘,友缘…….许许多多的缘,最终可能会因缘尽而分,唯有亲缘,一生一世,不离不弃!

Friday, August 15th, 2008 at 13:23 | 1 comment
Tags:

爽猪戒奶后,对我来说最爽的就是每晚饭后的一瓶冰冻啤酒。在这夏日,啤酒无疑是最好的下火凉茶! 忘记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喝酒的。四岁?五岁?只记得,我的第一次酒是外婆自己酿来的纯正米酒。那天下午,我在外玩得一身大汗,一进门就嚷着要外婆给我一杯水。在厨房忙着的外婆没搭理我。我眼尖,看见餐桌上摆着半大碗白水,一口喝尽。随后,头晕着睡到半夜。现在想来,当初正是外婆的这半碗米酒,让我习惯了酒味,让我习惯了夏天的啤酒,冬天的白酒和洋酒人生。 好多年前,我就知道,百威要比青岛,蓝带这些纯得多。蓝带,苦中带涩,读高中时就摆着手叫我爸以后家里冰箱不许再放这玩意。好多年,百威一直是我的至爱。直到快毕业那年,在汕头实习,天天晚上无聊跟着一班狐朋狗友去酒吧混,才知道,原来喜力也不错。于是百威和喜力又混着喝起来。 06年,还是夏天,在超市买啤酒时,发现了仙地。当时,以为是饮料,一下又进了好几瓶!回家一尝,原来还带着0.05%的酒精。而今年,这来自丹麦的带着水果汁味的仙地和纯正的百威,成了我家冰箱的主角。晚饭后,左手抱着爽猪,右手一瓶啤酒,站在窗前望着行色匆匆赶回家的人群,觉得,人生也不过如此! 突然写下这篇blog,是因为今早跟一朋友谈起了夏天要怎么降暑好!MM吃一大惊,你一斯文的女孩,还好这口?!小心哪天我找几个能喝的灌醉你!哈哈,不怕不怕,我说得出来,预着哪天大家不会碰头被你逼喝的! 突然又想起若干年前,还是在汕头。广州分公司来了一大班同事,大家相约吃饭。席间,一经常接触的销售一直猛往我杯里倒酒,我一直说不会喝,但这哥们一直劝。好吧,我最讨厌人家这样,既然你想玩,我陪你玩到底好了!闷头不说,喝完两瓶后,我借着酒意,靠到他肩头,问他:“你是不是喜欢我?”丫发愣了一阵,我突然捂嘴跑去WC!出来后,再也不让我喝酒。蠢的是,最后他跟公司申请调到汕头,我却转眼来到了广州! 哈哈,酒,不是好东西啊!别借着酒性发疯,别借着酒性说不该说的话做不该做的事。不如把这酒,当成茶一样,细细品味,最后,才知道,人生,于酒一样,纯正的,平淡的,才是最最真实!

Monday, August 4th, 2008 at 10:47 | 2 comments
Tag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