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October, 2007

今天孕三十六周,套用北京一MM的口头语:“时间敢不过得这么快吗?”,虽然我经常不明白个中意义。 上周五,在心情无比郁闷加烦恼的情况下,独自逛了趟天河北。天河北真没啥好逛的,除了一两间大超市,一间妇婴用品店外,其它都是吃的。嘿嘿,对了,我就是去那里狂吃的。去的时候在美心面包店买了份三文治,回来时又在超市楼下吃了KFC。在吃的那一刻,我居然能暂时忘记内心的不爽。可惜,回家的路上,打不到车了!本来离家就挺近的,打不到车,我可以步行回去。想不到,这世上真的有好人。而且,还MS是有钱的好男人。路边一中男,拿着一套打高尔夫设备的包,帮我在街中硬狠狠的拦了辆车。这辈子,没试过这么好的待遇。在暗爽中装淑女的不停道谢。他说:“你肚子这么大,还提这么多东西?要注意安全啊!快生了吧?”汗,没这么快,还有一个月呢。但肚子,真的这么大吗?无论如何,这元首级待遇是享受到了。 前晚开始,KFC种下的暗毒开始生效了。喉咙奇痛,这是感冒的先兆。但我不能吃药,:(接下来,我只能活生生的受着这热气感冒引起的种种折磨与不适了。其实,我心里更怀疑的是,这感冒跟之前的心情不爽有着较大的关系。只是由KFC这表像给引发出来了。 孕妇晚上睡觉是一种折磨,更何况是感冒的孕妇呢?!所以从前晚开始,我每个晚上要起来上四五次WC。不明白是因为开水喝多了,还是爽爽已入盆?但我开始不停的做恶梦。梦到自己破水,梦到爽爽已生出来,或梦到自己正临产中。每每醒来,必伴着一身的汗,冷汗,给吓醒的。 “时间敢不过得这么快吗?”爽爽真的快来了,只要到了三十七周,TA的到来就是正常的,足月的。我想起白瑞德说的一句话:“我疼我的小白蓝,因为,只有她是我的,真正属于我的。”无数次心灵与身体被受难时,我会跟爽爽说:“你是我的,只有你,让我承受着这一切,让我明白什么是真正的属于。”

Tuesday, October 30th, 2007 at 17:14 | 0 comments
Categories: 猪年好孕
Tags:

国庆一休完假,我就到医院做常规产检。医生说没意外的话我下次产检就得照B超看胎儿的大小了。如果太大,可能需要剖腹提前取出!回来后,我的心思便一直在爽爽身上了! 这两天,不停的收拾TA的东西。家里有不少朋友和亲戚送的小推车,小床,小摇篮还有小衣物。其中最令我喜欢的是近九十高龄的外婆专为爽爽勾的两件小毛衣。收缀着这些东西,给我一种别样的幸福。这些东西在我眼里成了小玩意,我的世界,随之变小! 记得二十八周开始,我身上的关节会随着爽爽的增大而酸痛。基本上两周一次,那种疼痛的感觉,除了自己根本无法向第二个人形容。昨晚睡到半夜,疼痛突然来袭。轻轻的一个翻身都有骨裂的感觉。后来没办法,起床坐了会,直到疼痛暂消才再度入眠。 在爽爽的世界里,可能会觉得妈妈的子宫太小了。可能每次子宫的撑开,对TA来说都是一次新生的煅练。当然,TA不知道这对自己母亲的身体是多大的伤害! 每次在外遇到同学朋友熟人,人家都说我变了。变得有母爱,变得温柔。孰不知,我的世界因爽爽而改变着。现在,在路上遇到小朋友,我会不自觉的微笑着;在街上看到婴儿用品,会忍不住进去转转;而爽爽的每次胎动,更令我喜不自禁。昨天,我又学到了一个新知识。原来,TA在我肚子里频繁的轻轻“突突”声的胎动,是吃饱了在打嗝,呵呵,太可爱了,:) 世界很小,心却很大!是的,我的世界随着爽爽这小生命的即将到来,变小了;而心因为装多了爽爽的一切,也变大了!或许,一个女性由女孩变成女人,再转之变成母亲,便是这样的奇特的感觉吧!

Friday, October 12th, 2007 at 18:01 | 0 comments
Categories: 猪年好孕
Tag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