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ugust, 2007

昨天终于把要办准生证的资料集齐寄回老家,接下来是想名字的时候了! 晚上经常失眠,我其实困得要命,但肚子里的BB一点睡意都没有。没办法,TA不想睡,我就得陪着受罪了,:( 老公近两个月没见我,一回来就帮我起了个外号:大笨雄!确实,现在够笨的了。肚子高高隆起,已经看不到自己的双脚。晚上出去散步已经不是乐趣,而是为了顺产而应付的一大难事。关节日益发酸,最恶心的是饭量开始小了。一到吃饭时间,小家伙就开始不停的动,实在想不出有啥值得TA这么兴奋的。前几天跟一朋友说起这事,她说以前老家有个亲戚怀BB时也是这样的,最后受不了提前剖腹将BB取出来。刚好昨天老公也说起这事,是他同事的老婆,给BB折腾得受不了,结果没足月便取出。爽爽,如果你还想多吸你老娘的营养的话,最好老实点,外面世界不见得比你在里头呆的舒服啊。 昨天老妈来电说她一金兰姐妹的女儿刚怀上BB了,唉,这是个怀孕的年代啊!也不知道我们这一代的BB以后竞争会多大,委实有点替爽爽担心了。以一个父母的平常心,我只希望TA健康漂亮,一辈子开开心心的过着平凡人的生活就足够了。 孕中后期了,还有十一二周爽爽就要出来见人了。到时,我也能恢复那轻盈的体态,不再做大笨雄了,渴望。。。期待。。。

Wednesday, August 29th, 2007 at 09:37 | 0 comments
Categories: 猪年好孕
Tags:

这些年来,养成了个坏习惯:喜欢文章看到一半,就翻至尾页看结果;喜欢电视没看完就下载简介知剧情。有人说,这是因为还太年轻。因为年轻,少了一份等待的心情;因为年轻,总以为前方会更好;亦因为年轻,一切都显得太急率! 看过一篇文章,两个人的对话。甲说自己年轻时总喜欢开快车,因为想知道前面的路是怎样的;乙问那现在为什么不开快车了?是因为已经知道前面的路了吗?甲说不是,是因为路走多了,知道其实没什么特别的,而且,沿途放慢的心情能观赏到太多的风景! 也许,到了中年,我才能有这样的境界? 危天行(《风月风云》中人物)说过一句话:我这人六亲不认,也没有感情。人,本来就是一个个体,独自来,独自去,无牵无挂,才是人的该有的本性。 寒~~~最后那句话我曾什么时候也说过?其实,只有对所有的感情都失去信心时,会有这样的想法。 危天行自小没有感受过亲情,年青时暗恋过一女子,可惜成人妻。后来俩人曾在一起生活过,但那女人并不曾真爱过他。直至最后,他得绝症,家财万贯的他,只有一个心愿——让这女人帮他生个孩子,但终不能如愿。其实,他是刷中最悲情的人物。除了钱,什么都没有。 原来失眠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第二天那种想睡又睡不着,特别特别犯困的感觉~~~

Wednesday, August 22nd, 2007 at 10:00 | 1 comment
Categories: 心情杂记
Tags:

在今年的七夕晚,我无聊的找了一部片子打发时间——张艺谋的《大红灯笼高高挂》。 对于这部老片子,我是神往以久了。据说是一部最能体现中国女性人格被蹂躏的片子。片子将近两个小时,看完时已经快十二点了。我带着点睡意在床上回味着。其实,在我看来,这片子更多的是体现人性的冷漠。人成了比动物还贱的东西。确切来说,是女人。姨太太们之争,姨太太与丫鬟之争。到底,她们也不知道自己在争什么。但,最终,在利益的争夺下,更多的人牺牲了。不是死了,就是疯了。巩俐那疯掉的镜头,一直悬挂在我的脑海里。突然,我想到一次同学聚会,一男生刚好在路上买了十几盒碟片,里头最多的是鬼片,有中国的,有国外的,有棺材鬼有僵尸。我当时问他:“你买这么多鬼片干嘛?刺激神经啊?”(他是名主编)“你不觉得鬼片很纯真吗?”晕。。。长这么大第一次听到有人用“纯真”做鬼片的评语。“是纯真?不是可怕?”另一个同学问他。“鬼有什么怕的?人才可怕!人性是最可怕的东西,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择手段。鬼的世界多纯真啊。所以我累了就会放部鬼片来享受。”当时我们都笑了,觉得他这番话真是“鬼片新解”啊! 就这么回味着,回忆着,我突然看到一个白衣女子飘到我眼前,寒,脸也是白的。她盯着我,跟我说:“起来。”我吓坏了,问她干嘛?她一直说“起来,起来,快起来。”我分不清这是梦,还是现实,可能是吓得不轻,脚突然踹到床脚的一本“大部头”。那书真厚,一下子把我砸醒了,这回是真的起来了。汗。。。做了个恶梦!看看床头的钟,差五分六点! 后来一直翻来覆去都睡不着,又想起了昨晚那片子。可能是我一直在想着“鬼没人可怕,然后。。。”打定主意,在怀孕期间再也不看这类片子了,包括恐怖片。因为爽爽已经很不乐意的活动开了,估计TA也给那白衣女子吓醒了,:)

Monday, August 20th, 2007 at 16:49 | 0 comments
Tags:

昨晚大概七点多,吃晚饭的时候一阵剧烈的腹痛打断了我几次进食。从没试过这种感觉,是两边下腹不断的拉扯着,痛得我脸色苍白,痛得我直飙冷汗,更痛得我死去活来。 正在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是从末给我打过电话的老家邻居大姐。唉,冥冥中有神灵啊,:)她说前几天在街上遇到我弟弟了,得知我已怀孕六个月,赶紧打电话问我情况。呵呵,我苦笑着,跟她说肚子好痛。她是生过两个BB的过来人了,问了我一些情况后,叫我先倒杯热水喝,放松心情,到床上平躺着。我一一照做,中间,她为了引开我的注意力,跟我讲了一些我小时候的趣事。就这么过了半个多钟,我真的好了很多。 MD,爽猪,你给你老娘听着:现在你可是吃我的(营养)住我的(子宫),还敢这么嚣张?那哪天出来了还得了? 以上是俺挂了大姐电话后对爽猪的一番教训,唉,看来没什么效果啊。因为昨晚TA还是折腾到两点多,不是T就是踹,一点怜惜TA老娘的意思都没有,:(,彻底给打败了。 早上,挂着两个黑眼圈起床翻书,里头有这么一小节:孕妇一般在二十五周左右,由于子宫需要撑开与张大,所以容易引起腹痛。这种痛楚来自腹部的左右两端,属于不规则假宫缩。如是规则宫缩,很有可能会有早产现象,需速到医院找医生就诊。 爽猪,原来你给老娘玩假宫缩啊?!

Wednesday, August 8th, 2007 at 14:52 | 1 comment
Categories: 猪年好孕
Tags:

前几天无意间在一家便利店看到一本海外杂志,里面有一篇吸引了我——《07年,名女人们最想要的是什么》。文章开篇便直入主题:07年,名女人们要的不是珠宝,不是豪宅,更不是那虚无缥缈的名誉,今年,名女人们最想要的是一个属于自己的宝宝。接着,便列举了年初谁谁谁怀孕,预计年中年底又会有谁谁谁即将生产。。。诸如此类的。 说真的,这年头,能吸引我成篇看完的杂志实在不多。这次,是因为我MS也不小心挤入了“名女人”的行列了。当然,我这宝宝是三分人为七分天定。实在不明白的是,这篇文章是否真有其道理呢?真的最想要的是宝宝?那精子的质量呢?不予考虑?还有精子的所属者,亦无需选择?但无论如何,今年翻开报纸新闻,三天两头的就有报道谁谁谁,哪个明星又生了个金猪宝宝了。昨天看到的是——那英温哥华产女?崩溃~~~这八卦算是推行得很彻底了。 爽爽在我肚中的五个月起,我开始每晚饭后进行四十分钟的散步。连续三周下来,我这“名女人”便升级为“小区之星了”。每晚一下小区,便有男女老少围着我聊天了。当然,人们最好奇的是——我这肚子为啥隆得这么快?其实我也不明白,由他们猜去吧。昨天,有一老阿姨问我:“你这肚子虽大,但人一点都不胖,你都吃了什么呢?”“没有啊,就是一般的饭菜水果。对了,我很喜欢吃酸,每天都要喝些醋才过瘾的。”“喜欢吃酸?那我教你做一味酸溜白萝卜吧。。。。。。。”这酸溜白萝卜的做法MS简单又好味,“名女人”决定今天尝试做做,如果有效,定放入BLOG与全球喜欢吃酸的“名女人”们共享。 最后,一天散步的时间结束了,“名女人”要回家了。意外的是,在小区遇到了大学时的大师兄。其实我这记性一向很差的,能记得他,是因为当年他是我们学校出了名的帅哥蓝球手。借着那小区昏暗的灯光,我们隐约认出了彼此。可惜,我死活记不得他叫什么了。最后擦肩而过,我还忍不住停下脚步再望了一下他的背影。倒,大师兄也转过头来了。害羞的我赶紧转回头,快步回家了。回头一想,当年玩得很好的大师兄会认不出我,理由只有一个——当年那个死活养不肥,加头发加衣服加鞋子再加个书包勉强称个八十五斤的瘦师妹。今天也会有如此丰盈的体态?唉,师兄,因为今年我也做了“名女人”嘛~~~

Tuesday, August 7th, 2007 at 09:29 | 0 comments
Categories: 心情杂记
Tags:

去年和女人到正佳逛街,无意发现在天河南开了一家芝士蛋糕店。像我这么贪吃的人,哪肯放过?!无奈女人拼命拉住我,还说:“小心胖死你!”一言击中我的死穴,在美貌与美食间,我仍无悔的选择了前者。(唉,女人哪) 一直到今年,爽爽的来临,令我身形大变。还不满六个月的身孕,就已经显得足有七个多八个月的样子了。这倒好,我可以肆无忌惮的放开大吃了(人是不是经常会有破罐子破摔的心理呢?)。昨天当我看到那美味的芝士蛋糕时,毫不犹豫的买了一大块,回家放冰箱,一直冰至晚上,和着鲜奶当宵夜了。这美食,令我心情大爽! 其实谁会在这BLOG上写上自己真正的心情真正的烦恼与郁闷呢?我也一样!美味的芝士蛋糕,掩盖着我此刻真实的心情与想法。 。。。。。。

Monday, August 6th, 2007 at 09:45 | 1 comment
Categories: 心情杂记
Tag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