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食指大动’ Category

爽猪戒奶后,对我来说最爽的就是每晚饭后的一瓶冰冻啤酒。在这夏日,啤酒无疑是最好的下火凉茶! 忘记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喝酒的。四岁?五岁?只记得,我的第一次酒是外婆自己酿来的纯正米酒。那天下午,我在外玩得一身大汗,一进门就嚷着要外婆给我一杯水。在厨房忙着的外婆没搭理我。我眼尖,看见餐桌上摆着半大碗白水,一口喝尽。随后,头晕着睡到半夜。现在想来,当初正是外婆的这半碗米酒,让我习惯了酒味,让我习惯了夏天的啤酒,冬天的白酒和洋酒人生。 好多年前,我就知道,百威要比青岛,蓝带这些纯得多。蓝带,苦中带涩,读高中时就摆着手叫我爸以后家里冰箱不许再放这玩意。好多年,百威一直是我的至爱。直到快毕业那年,在汕头实习,天天晚上无聊跟着一班狐朋狗友去酒吧混,才知道,原来喜力也不错。于是百威和喜力又混着喝起来。 06年,还是夏天,在超市买啤酒时,发现了仙地。当时,以为是饮料,一下又进了好几瓶!回家一尝,原来还带着0.05%的酒精。而今年,这来自丹麦的带着水果汁味的仙地和纯正的百威,成了我家冰箱的主角。晚饭后,左手抱着爽猪,右手一瓶啤酒,站在窗前望着行色匆匆赶回家的人群,觉得,人生也不过如此! 突然写下这篇blog,是因为今早跟一朋友谈起了夏天要怎么降暑好!MM吃一大惊,你一斯文的女孩,还好这口?!小心哪天我找几个能喝的灌醉你!哈哈,不怕不怕,我说得出来,预着哪天大家不会碰头被你逼喝的! 突然又想起若干年前,还是在汕头。广州分公司来了一大班同事,大家相约吃饭。席间,一经常接触的销售一直猛往我杯里倒酒,我一直说不会喝,但这哥们一直劝。好吧,我最讨厌人家这样,既然你想玩,我陪你玩到底好了!闷头不说,喝完两瓶后,我借着酒意,靠到他肩头,问他:“你是不是喜欢我?”丫发愣了一阵,我突然捂嘴跑去WC!出来后,再也不让我喝酒。蠢的是,最后他跟公司申请调到汕头,我却转眼来到了广州! 哈哈,酒,不是好东西啊!别借着酒性发疯,别借着酒性说不该说的话做不该做的事。不如把这酒,当成茶一样,细细品味,最后,才知道,人生,于酒一样,纯正的,平淡的,才是最最真实!

Monday, August 4th, 2008 at 10:47 | 2 comments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Tags:

这两天在研究菜谱时意外的发现了一味下奶的菜食,赶紧记下来共享: 婆婆在老家酿了四大瓶米酒给我喝,我突发奇想觉得往蛋里倒一碗酒应该很美味的。没想到才吃上两三天,奶水居然比之前更多了。大概做法如下—— 锅热,倒三汤匙油,大概一两分钟后把鸡蛋敲进去,煎成荷包蛋(这食油是按两个鸡蛋的量来算的,不喜欢太油的可以减少点)。蛋熟,倒入一碗米酒,煮上一分多钟,再倒入少量白糖,将糖煮溶即可。 这“米酒荷包蛋”前后只需要十分钟就可以出炉,最好是在早上吃。个人觉得十分补,如果是在坐月子吃就最好放上几块生姜了。

Wednesday, March 12th, 2008 at 21:12 | 0 comments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Tags:

茄子吃得最多的做法无非是两种:一种是炒的;一种是做成茄子煲!上上周,居然连续两次吃到另一种做法——蒸茄子!第一次是跟弟弟和他的朋友去吃的,在东江海鲜酒家;第二次是和同事在洞庭土菜馆聚餐。前者是粤菜,后者是湘菜。做法的区别,在于味道重不重,是否放辣椒!近几个月,我在饮食上居然养成无辣不欢的习惯,那,就介绍湘馆的做法吧! 材料:茄子一个,小红辣椒两个,猪肉二两,蒜头一个 步骤: 1、将猪肉洗干净,剁成肉沫,在剁时加少许盐; 2、把小红辣椒和蒜头都切碎; 3、锅热,先放蒜头,炒得出香味后再把肉沫放进去炒,接着放辣椒,炒至半熟,起锅; 4、把茄子切成两段,再划开,划成一段段的,但又皮相连(有点难度,嘿嘿),接着把半熟的肉沫放在上面; 5、水开,把茄子放进锅里蒸,过三分钟后淋上两勺酱油; 6、再蒸十五至二十分钟,即可!

Wednesday, September 19th, 2007 at 14:46 | 1 comment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Tags:

炎炎夏日,先上一煲“排骨苦瓜汤”。 配料:排骨半斤,苦瓜一个,酸咸菜半包,蒜头若干个。 做法:1、倒入7碗水到锅中,煮开; 2、将洗干净的排骨倒入锅中,煮开; 3、苦瓜洗干净切成小块,倒入锅中; 4、酸菜洗净,蒜头去皮后拍碎,均放入锅中;煮开; 5、转为文火,煲至一个半钟,即可!小时候很怕吃苦瓜,无论是煮的煎的炒的,都不敢吃。后来长大了,很奇怪的就喜欢上了。而且,不苦不要!每次去市场买苦瓜,总要问摊主“你这苦瓜苦吗?”,开始时得到的答案是“不苦,一点都不苦。”我笑着放下苦瓜,“不苦的我不要。”后来,有些摊主知道我偏爱“极苦”的苦瓜,都一个劲的说“苦,非常苦。”哈~~~你说苦我就信啊?我必小心的去掉“非常苦”的苦瓜外层,用舌尖轻轻舔一口。只有苦味直渗入口中,才是我想要的苦瓜。 忘记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苦瓜的,初时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转变。直到一天,在一本书中看到这样的一句话。“小孩总是不喜欢吃苦瓜的,只有大人才喜欢。因为人只有成长了,才会明白世间任何一种食物的苦,都不及自己亲身体验到的生活的苦。”当下惊为真理! 上面这煲苦瓜汤的做法,其实也是我自己想出来的。估计普天之下没几人会明白苦瓜汤为何要放酸咸菜和蒜头。唯有我,用人生之苦的道理将其制出来。这苦瓜汤,有着人生的酸涩,辛苦及淡淡的泪水咸味!亦唯有将酸咸菜及蒜头配入,才能完全的将苦瓜的真味散发出来。 这貌似平凡的苦瓜汤,也有其作用。夏日,它能驱暑;热气,它能降火。犹如人生的所感受到的每一场辛苦。经历之后,令人更成熟,更懂得人生的道理!

Monday, May 28th, 2007 at 17:24 | 2 comments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Tags:

很久没做饭,也很久没开美食贴了!难得今天胃口大开,一个下午都觉得在和饥饿做斗争,呵呵,难道我的反应期真的就要过了? 有了胃口,又愿意做饭了,先开个香辣花甲剪剪彩! 配料:花甲一斤,姜数块切成丝,红辣椒两个(要够辣的),蒜头数片。 1、煮一锅水,水开后将花甲倒入锅中,猛火煮八分钟,直至花甲壳全打开,将花甲捞起;(注意,一个步骤是最重要的,不同于其它的做法。传统的做法是直接放进油中炒。但如果那样炒容易把花甲肉炒得变小。) 2、锅热,倒入油,再把姜丝,辣椒和蒜头倒入油中,炒三四十秒; 3、把花甲倒入锅中,倒入一汤勺白酒; 4、倒入数滴酱油,盖锅; 5、大概三分钟左右,即可!第一步很关键,这个是从一个大厨阿姨那学来的。以前我都不懂,直到一次到她家吃饭,发现她做的花甲肉特别的嫩,重要的是肉毫不缩水。后来她告诉我如果一开始就将花甲倒入油中,很难煮得全熟,而且容易缩水。写到这,想起上一篇的“是敏感,还是用心了?”。一同事看了之后,跟我说么说:“敏感是被动,用心是主动。”如此理解,我应该是用心了。很不明白近几年我为什么对饮食这么关注,也很不明白我是如何从一个父母心中的娇娇女变成了像模像样的家庭主妇。 也是是岁月吧。其实很多东西,当我们刻意的去关注,反而很难发现改变,只有不经意的慢慢积累,才能从中发现变化。 多快,爽爽今天满三个月了。明天,我要带TA去做产检了,:)

Tuesday, May 15th, 2007 at 16:02 | 3 comments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Tags:

昨天吃不下饭,让妈妈煮潮汕沙锅粥吃。 潮汕人很懂得吃,连喝个粥,都要五花八门!有排骨粥,鱼腩粥,鳝鱼粥,螃蟹粥,田鸡粥,蛇粥,菜粥,海鲜粥……太多了,实在无法一一列出。所谓的排骨粥,鱼南粥等,并非说粥里只有这些料,只能说这是主料,还有辅料。比如:红萝卜,冬菇,虾米,干贝…….整一锅出来,就是名付其实的香沙锅粥了。(其实在吃这方面,连懂吃懂喝的广州人也比不上潮汕人懂享受) 昨天粥煮到一半,妈妈突然说,为什么我们自家煮的沙锅粥,永远都做不出外面卖的那种味道呢。“什么味道?”“说不上,但就是没有外面卖的好吃。”我一笑,从冰箱里拿出一瓶腐乳。“你快煮熟时往粥里放一颗腐乳。”妈妈将信将疑,不过还是放了。粥一出锅,她立马就试。很惊讶的样子。“有那种味道了。你是怎么知道的?” 呵呵,其实正宗的潮汕沙锅粥我只吃过两次。一次是和一MM在广州吃的,一次是在潮州永护路吃的。吃的时候,我也感觉到粥里有一种不同的味道,说不出来。回来后我想了很久,还是不明白为啥外面卖的粥会和我的不同。无论在配料或火候,我都照足功夫做了。直到一次,我逛超市时无意看到了腐乳,心一动,就买回来了。 妈妈没想到她做了几十年的菜,居然都没我这刚出道的小丫头懂得品味菜肴了。 呵呵,其实我也一直想知道,是因为我敏感了,还是用心了呢! 一直都觉得自己很敏感,对人,对事,对物。敏感得受不得一点伤害,敏感得凡事小心翼翼。敏感的心连带起了敏感的胃,才会有如此敏感的舌头? 其实这沙锅粥放腐乳的秘招,我一直都舍不得放上网来共享。总觉得是独家心得。缘于下午和一朋友切磋饮食时,无意说到了这事。他居然说:“这不叫敏感,这叫用心。对生活的用心!”

Friday, May 11th, 2007 at 16:49 | 2 comments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Tag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