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心情杂记’ Category

爽猪回俺娘家了,在我出差的第二天。 在去北京的那天上午,我蹲在箱子前收拾行李。爽猪整个人靠了过来,说:“妈妈的小公主要睡觉了。”我笑着骂了她一句:“少臭美了。谁说你是妈妈的小公主?”她不乐意了,又更紧的凑了过来,整个人倒在我怀里,说:“那我是妈妈小宝贝。”我哈哈大笑,轻轻把她推开,说:“妈妈要出差了,收拾行李,你一边玩去吧。”她惊奇的看着箱子,问:“出差啊?”我不理她,继续收拾,她又紧挨过来,说:“把我装箱子里,我要跟妈妈出差。” 走之前,爽猪上演了场精场的送母戏。一直紧拉我的手把我送下楼,送到的士站,再满地打滚的哭闹着:“我要跟妈妈出差。。。我要装箱子里。。。。。”直到后来,我妈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糖,她才心满意足的被转移目标。后来,我在上的士前还回头看了她几次,发现她已经忘了“妈妈要出差”这桩事了。 原以为,出差是轻松的。哪知道去了北方,完全无法适应那边的干燥与寒冷,竟在那每晚失眠至天亮。直到快回家前的一晚,在天刚蒙亮时才小睡了会。而且,一入睡爽猪就来梦里了。她娇滴滴的问我:“妈妈,我在外婆家,你什么时候过来接我啊?”我当时心里一酸,我要赶紧回去把事处理完,我要赶紧回去陪我的小公主。 这次出了趟差,把我这几年的信念与坚持全打翻了。这些年来,我一直把我的工作当事业般去经营,我把陪伴爽猪的大部分时间拿去加班,我一再的把自己再度进修的计划推迟。但这次回来后,我彻底悟了! 到家的那天,心里很失落。心情的压抑与失意一直沉在我的心头,加之爽猪的不在,更令我有心头掏空的感觉。那一屋子扬撒在地的玩具,因为在她走前没来得及收拾,犹如她还在这里,只是去小区楼下玩乐一阵便会回来般;犹如她其实只是在房间里睡觉,醒来便会对着我撒娇般,让我无法消去心头的失意与想念。 回家那晚,我真切的感觉到,爽猪在我心里占的份量真的太重了。饭后,我一直默默着帮她收拾着那撒落在屋里各个角落的玩具,书本,衣服。。。。以此,来排解我内心的思念! 回公司上班那天,我打开电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上公司线上做了请假申请,我要尽快,尽快的回去见我的小公主! 养个小孩子有多矛盾?那就是,在她在你身边时,你会觉得无比烦燥,烦她为什么老不停的占用你的时间,烦她为什么只要你一在她就要粘着你,烦她为什么一天到晚那么多事儿导致你为了她差点失去人生目标。但当她真的不在身边时,你会发现,原来她不在,你才是真的差点没有人生目标了和生存价值了。 ———————————————————————————————————————————— BLog荒废了很久,原因无非那几个,忙啊,或没题材啊,或有题材又在推上几句就完事了。。。呵呵,玩推越多,Blog就写得越少。不过“养个小孩有矛盾”这主题,我会一直坚持的写,写到爽猪长大成人。我要让她以后知道,她妈妈当年,是怎样一路路的走来,那样,即使在以后她的人生路上我们有所争执,她也就能明白我的一片父母心了。

Thursday, February 4th, 2010 at 14:06 | 0 comments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Tags:

几天前,无意间看到一同事的BLOG,当时的想法就是:这同事雷人,BLOG更雷人。 呵呵,在他的BLOG里,记述着他是在年近四十时怎样认识他的女朋友,然后又是怎样追成功,怎样顺利拿到结婚证。言语间,整个都透着幸福与深情。叙说着自己居然能在这么大的年龄时找到真爱,令他幸福得几次深夜醒来喜极而泣。我看着这一篇篇近乎肉麻的文章,怎样都无法把BLOG主人与他相联系起来。一米八几的大男人,公司老总级人物,怎么,怎么可能写出这样的日志呢? BLOG里,还附带着他和他新婚妻子的婚纱照,整一个系列名称为:大爱晚成。 呵呵,很好的题名,就让它成为了这篇BLOG的Title吧。 我有一个阿姨,妈妈的好姐妹,她们从小一起长大的。阿姨长得十分白净秀丽,是文革后第一批恢复高考的大学生。大学毕业后,留在我们当地的一所大学当老师。一位如此秀外慧中的女子,却有着十分不幸的婚姻生活。老公同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邻居,但却不如她上进。初中毕业后在一家工厂做工人,一直碌碌无为。不般配的婚姻,男的理应对妻子呵护至极才是。但不是,她老公嗜酒,嗜赌,经常在酒后或赌博输钱后打她出气。她一个女人,承受着工作的压力,带着两个女儿,培养她们并在老公的拳头下苟且偷生。中年时,她老公下岗了,又拿着她的钱去包二奶。 一直以来,我把她的这种婚姻生活看为人世间最为不幸最为悲惨的。阿姨,你何必如此呢?但她对我妈妈说:“无论如何,我都要让两个女儿有个完整的家。即使他在外面有另一头家,他还是女儿的爸爸。”可惜两个女儿并不领情,一个个拼了命努力读书,她们比母亲更想挣脱这样的家庭。于是,大女儿先出外读大学,又去美国继续进修,并留在那结婚工作了。二女儿在大姐的影响下,也走了同样的道路。 两千年时,大女儿回国帮她办理了离婚和提前退休的手续,带着阿姨出国了。想必,两个女儿是想着要给这可怜的母亲一个幸福的晚年吧。 出国后,她就极少跟家乡的朋友有联系了。一直到她过去三年多,才打了个电话给我妈妈,说她要结婚了。呵呵,当时我刚好在场,一直在旁让我妈问她详细情况。后来只知道她嫁给了二女儿的教授,美籍华裔,祖籍是山东的,比她还小两岁。 听着阿姨有了新的婚姻生活,委实替她高兴。08年初,在家休产假。一天,独自上市场买海鲜,远远的听到有人叫我乳名,转着头四处寻找声源。有个中年女人,穿得十分雅致,手轻轻的挽在一个高大的男人手臂里。走近一看,原来是阔别几年的阿姨。容光焕发,几乎让人认不出来。我高兴的拥抱着她,问她怎么会回来的。她说她爱人想过来拜祭她的父母。这时,我才正面看到她的现任丈夫。一个风度极好的中年男人,说真的,他站阿姨旁边明显的显得年轻了,但他看阿姨时的眼神,却是含着淡淡的爱意。临别时,我专用普通话对阿姨说:您现在很幸福,要好好享受并珍惜哦。没想到她爱人说:该珍惜的是我啊。我用五十多年的人生寻找,终于找到了一个能陪伴我余生的爱人,呵呵,这几年我过得很幸福。 一直以为,爱情是属于年轻人的。年轻人,有时间有活力,他们能毫无顾忌的在大街上拥吻,能一起甜蜜的穿着情侣穿,能旁若无人的对天地间炫耀着自己的爱情,自己的幸福。但慢慢的,我才明白,其实,爱情属于任何一个年龄。但一个前提,是真爱。 我们自以为是的爱情,经常是包含着利益与交换。从俗人的角度,都会觉得阿姨其实配不起她现任丈夫。他一直未婚,是国外大学教授,有钱。人家如果真想娶个花季少女,会难吗?但他不,他偏偏选中了这比他年长,有过婚姻还有两个女儿的女人。他图的是什么?他图的,应该就是真正的爱情吧。 阿姨会有幸福的晚年的。因为她的余生伴侣明白,真爱才是重要的,而且,这份爱,是来得如此的迟。呵呵,大爱晚成,很喜欢同事起的这个题名。

Friday, April 24th, 2009 at 16:05 | 8 comments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Tags:

五年前的四月,我一个小学同学过世了。 她最后的一刻,是在广东中医药渡过的。医院说她是死于脑膜炎,她父母说她是因为医院的用药不对症而死的。所以这场官司由她过世到至今,一直在打。她的父母倾家荡产,五六十岁的人再度出外打工,甚至卖了房子,只求一个:给我们死去的孩子一句公道话。 每一个父母,在由自己孩子出生的那一刻,都希望尽自己的所能,给予他最好的,让他过得最幸福并让他尽可能的避免受到伤害。我这个同学,她父母对她的付出,更是旁人所无法理解的。从她很小的时候,她父母便发现她有音乐天份,于是开始培养。而今,她家还摆放着上千盒的录音带,那是至她开始懂得唱歌,懂得弹钢琴,懂得用各种乐器时逐一录下的。中考时,她考上了星海学院,于是,她父母卖了老家的房子,放弃国有企业的职位,举家搬迁到广州,出外打工。为的,只是希望能更好的照顾她。可以说,她的父母,是为了她的前途,为了她的爱好,牺牲了自己所有的一切。 大学毕业后,她以优异的成绩进了某高校当老师。用她妈妈的一句话:我以为,我们俩老终于可以休息了。但,好景只维持了一年多。她的离开,对她父母来说至今仍希望只是一个梦。希望醒来,女儿还活着,仍会在周末时陪他们上公园,喝早茶。 事实上,我说了这么多。最关键的一句,是在后面。04年的九月,我遇到她妈妈,老人家精神恍惚。她一直对我说一句话:生孩子,是为了什么呢?是为了在年老时更深的承受伤害吗?真的这样,我们何苦去生儿育女,何苦费尽一生来培养他们。 这句话,影响了我们好几个同学。所以在婚后的多年,我一直在考虑,是否要一个孩子。包括我的另一个好友,迟迟不肯结婚,就是不想面对婚后需要生养孩子的压力。 今天,只要我们聊起有关小孩的话题,都说:希望给他最好的。 好了,从我生爽猪后到现在,我们听到多少关于小孩食品用品的问题。先是奶粉,跟着是保婴丹,今天是爽身粉。我想问你们这些商家,你们难道没有后代,没有自己的孩子吗? 事实上,我们这一代的父母,不愿生小孩,真正的原因是什么?是因为这社会太令我们失望,人生本来已经有很多的痛苦,但我们还要去担心社会及外围给我们所带来的伤害,那,做人有什么意思呢?既然如此,何苦再生一个小孩让他出来承受这种痛苦与伤害。不是我们悲观,而这一切都是事实。 养个孩子有多矛盾?希望所有婴幼儿用品的商家不要再伤害我们了!

Tuesday, April 7th, 2009 at 11:12 | 1 comment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Tags:

周末,有朋友送了一箱增城的迟菜心给我。我看一箱大概有十斤重,问他这么多哪吃得完。他说,那你就送点给朋友吧,不过,真正能吃的很少。啊?什么意思?我有点迷糊了。他说,迟菜心吃的就是里头的菜心,外面的叶子是极少人吃的。虽说也可以吃,但没有菜心那么甜。之所以叫迟菜心,是因为这种菜长得比较迟,所以叫迟菜心! 有意思,呵呵,我照他所说的炒了一盘。去掉外面的菜子,只留下菜心,用盐水炒,果然十分清甜,与平常吃的菜心相比别有一番风味。 昨晚我妈打电话说,再过十来天就要过来接爽猪回老家了。言语间,说得好像明天就要过来似的。我又把她的这番意思转达给婆婆,她老人家一听,居然一副舍不得的神情出来。眼睛一红,说她很舍不得爽猪。我说:那你就不要回去了,我们一起在广州过年吧。她又说:离开家里太久,我也想回去看看。呵呵,这么矛盾。不过,她终究是得回趟老家的。 早上醒来,我看她已经在那里收拾东西,心里也有了不舍。说了声:妈,还早着呢,你就收拾东西了?她说不早了,而且,我在这里呆了十个月,确实很挂念家里。不过你放心,过了年之后我还会再过来的。爽爽跟着我长大,我舍不得她。 呵呵,其实,我也有点舍不得婆婆了。去年,怀孕的时候,因为他们不肯放弃家里的田,所以没人照顾我。怀胎十月,我过得很辛苦,一路都是靠着自己。心里怨气很重。我想,无论是哪,不会有人觉得田比后代重要。这气一直压在我心里,吐不出来。后来生了爽猪,我老公打电话过去报喜。他们居然第一句就问:为什么是女孩,当初怎么不去B超呢?刚做完剖腹产的我还在输血,而且我当时已经是半昏迷了,但仍听得很真切。这边眼泪就下来了,我用命去拼来的孩子,原来在爷爷奶奶心里是这么不值钱,就因为她是女孩?这股恨,在我心里又加重了! 休完产假后,婆婆过来帮我带爽猪。中间,我们经过了许多磨合。当然,也吵过架。我是直性子,只要看不过眼,肯定要说出来的,更何况,我心里一直有口气。记得前几个月的同学聚会,我还跟同学抱怨着这难处的婆媳关系。好在,我有两个很好的朋友。她们年纪都比我大些,她们都经历过我现在经历的事情。我最记得的是,一个朋友说:你要记得,今天你婆婆过来帮你带小孩,你得当是一种恩赐。这是你自己的小孩,他们已经是隔了一代的啊。单是这一点,你就得学会包容。 从爽猪断奶后,我开始学会放手。把小孩的一切事情都交给婆婆去做,我自己负责家务。中间,我们仍在磨合着。但,我确实体会到她对爽猪的疼爱,那是一种出自心底的疼。我开始放开之前的成见,也对她越来越好了。我想着,虽然你们之前不愿意接受,但如今,能留下来帮我,让我能安心工作,帮我带爽猪带得如此健康可爱,单是这份心,就已经不容易了。这包袱一放开,整个人也自然轻松多了。 我身边的朋友经常说,我生了小孩之后没什么变化,仍是年轻,仍是漂亮。对于这些夸奖,我每次都哈哈笑着:不行,老了,哪还漂亮得起来啊。唯有一个朋友说,你变了,你变得美丽。我挑着眉打个大疑问,问他,美丽和漂亮不同吗?当然不一样,美丽,是一种发内心的东西。一个女人的漂亮,只能在年轻时拥有,但美丽,却是需要磨练啊。 难道女人的成长也如迟菜心一样,摘掉那大大长长在外叶,好吃的是菜心。因为,那是经过了时间的流洗所遗留下来的精华啊。

Monday, December 8th, 2008 at 17:21 | 0 comments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Tags:

这周,天突然变冷了。 我并不喜欢这样的气候。冷,干燥。虽说自小就没离开过广东,但总觉得家乡的气候要比广州的舒服得多。每年这个时候,我就特别怀念在汕头的那一年,虽然冷,但有海风吹过,觉得有点湿暖。正是广州这种气候,让我用再昂贵的护肤品也难以保养好已经不再年轻的皮肤。看着那微微的细纹,感觉到岁月就这么一点点过去了。 爽猪这个月生日。多快,就一年了。那天有个朋友问我,还打算再要一个吗?我笑得无比灿烂。没这想法。好不容易,我才摆脱了抑郁症;好不容易,我才让身材恢复了;好不容易,我才让自己的生活走向正轨,我没必要再掺进去吧?但她说,已经一周年了,你可以准备再要一个啊。伤口已经恢复了,而且趁着年轻生,有精力啊。我问她,为什么一定要再生一个呢?她说,这样以后爽猪就不孤独了啊。就为了这个吗?我又问。当然不止,女人不都很喜欢小孩的吗? 是的,周边哪个潮汕女子,不是这种想法呢?反而是我,让人觉得奇怪。难道,再要一个小孩,爽猪就不孤独了吗?我觉得很奇怪,这是什么想法。或者,从我自小的教育里,人本来就是孤独的。我爸一直跟我说:人是一个独体,只有容入社会后,才会变成群体。而这独体的想法,就是你别想什么事都有人陪,无论在哪个阶段。所以,要想不孤独不寂寞,唯一最好的办法,就是自我排遣。 爽猪一直养成一个跟小区小朋友一起玩的习惯。每天早上的十点到十一点半,下午的三点到五点,就是她跟小区小朋友一起玩耍的时光。或许,再大点了,我会让她有点自己的兴趣。这样,才会做到内心的不寂寞。跟她再要一个弟弟或妹妹,应该是无关的吧。 我又想到了那句话:世上任何一种爱,都是为了最终能相聚,只有父母对子女的爱,是希望能分离的。只有子女充分的独立了,父母才能真正开怀! 天冷了,工作不是很顺,气候如此干燥,我什么都不想做。像只驼鸟一样,每天都是窝在被窝里看小说或看电视。这样的日子是不是很颓废呢? 冷了,只是个借口!

Thursday, November 20th, 2008 at 09:30 | 0 comments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Tags:

昨天觉得干燥上火,跑去附近的凉茶店喝凉茶。 这店是今年年中开的,当时刚好天气炎热,我就常去光顾,久而久之,跟老板娘混得很熟了。昨天刚去,她就一脸关切的问我,怎么半月不见,脸有点削尖 了。我皱皱眉说:嗯,工忙不顺心,脸都磨尖了。我们正聊着,坐在旁边一MM突然开腔:脸尖不好吗?不知道多少人羡慕呢。老板娘说:你的脸也不大啊。我在旁 边着跟嘿嘿笑。 “我这脸型是整出来的。”MM说。一口凉茶刚入口,我差点喷出来。”怎么整?”我和老板娘几乎同时问出来。“先是在嘴角边切两个小口,然后把刀挫伸 进嘴里,一直探到颧骨,两边磨尖。然后再抽出一点脂肪,再把皮拉紧。”我靠!!!“你不痛啊?”我问。“痛,这是美丽的代价。”她说。这是她男朋友的主 意,一直嫌她有个大饼脸,非要她整成瓜子型的。而且,这次整容花了她四万多,连工作也辞了。有半个月没法吃固体,都是靠流质来充饥。 呵呵,我跟她不熟,大家都是路人。听完她的话,喝完凉茶,我就走了。留下的,只是满怀的感叹! 其实,今年年中我也在商场偶遇一整过型的前同事。不过,她整的只是眼皮。就是由单刮成双。当时她还很兴奋,一直拉着我的手问我自然吗?好看吗?我冷静的问她:是谁的主意?她说:当然是我男朋友啊! 说真的,她的五官并不突出,很秀气,那单眼皮更显得她很小家碧玉。但现在,这整过来的双眼皮,我咋看咋觉得怪。 因为大家关系不错,我直说了。不好看,没你以前的自然!你干嘛要去整?就因为你男朋友一句话?混蛋! 如果大家关系再亲密些,我可能会问:他话儿大不大。如果不大,你会不会要他去增大或拉长?如果不会,那他就没资格要你去受这罪。 呵呵,有点女权了。其实我也很爱漂亮,但,从不会因为哪个男人的话,而去改变自己。今儿,你可能会因为我眼皮是单,叫我去整成双,明儿,便可能会因 为我奶子不够丰,去增成奶妈。再过几时,你可能会因为我一对奶子不够,让我再往背上加一对?有没这可能?有!然后我会怀疑,你真的爱我吗?你爱的,是我这 个人吗?还是你一直想把我变成某个人的影子? 我爱漂亮,但我只为取悦自己。那天某个人也这么说了,嗯,我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女,是该为悦己者容。但,如果为了取悦他,而让自己伤痕累累,那么,为何不改变思想,为悦己而容呢?

Sunday, November 9th, 2008 at 15:41 | 1 comment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Tags:

好久没更新博客,刚才差点忘记登录密码了。 认识近十年的网友大伟跟我说,他要结婚了。他话一出,我愣了半天,啊?没听说你有女友啊!ER,国庆才决定的。汗,闪婚啊你这是。那边哈哈大笑。呵呵,虽说这消息有点意外,我还是很为他高兴的。我们是银沙时候的朋友了,我记得。从银沙,到潮聊,到QQ,一直保持到现在,也有十来年了。记得每年一到春节,我跟他拜完年后,就会问:有没去别峰山求姻缘签。搞得他烦不胜烦,呵呵,比他老妈还长气。现如今知道这老友总算结束了单身生涯,真心的祝福他。呵呵,人生路很长,婚姻中的伴侣将会是陪你走得最久远的人,希望他以后一切顺顺利利,圆圆满满! 同样时婚姻,我一直忍着一种碎心的感觉,不忍心写出来。我有一位好友,正遭遇婚姻的低潮期。她是一个坚强能干的女人。我以为她会一直很幸福,很淡定的走过她的人生路。但,当她那天跟我说了一些事后,我十分伤感。我是个心细如发的人,但凡有不好的事,容易想及更多。我会考虑到她一旦真的发生变故,生活怎么办,孩子怎么办?但我们另一个朋友说,何必想得太多。有时,改变未必是坏事。最近没跟她联系了,只是路过她家楼下,会下意识的抬头望望。同样的祝福给她,希望别太累着了。 最近受美国的金融风暴,不少公司都受到影响。大学一同学,在一家算有名气的报刊工作。该报刊也有十几年历史了,照样遭遇解散之运。上周她们公司清算,我过去看她了。“八年,呵呵,我在这里工作了八年。可以说人生最美好的年华都给了这公司。突然说解散,我足有半个月夜夜失眠。”她这么跟我说。我除了一句:看开点,说不定,能找到最好的呢。“再说吧,太累了,我想休息一段时间。” 突然发觉,我们的人生如此没盼头。上一辈们,最起码辛苦努力熬苦,最终,能分得一套房子。退休时,能拿到一份相对稳定而能糊口的退休金。我们这一辈呢?能有什么?像我这同学,八年,最终只能到一张白条!我真有点哭笑不得了,不过,更多的是无奈! ER,受表姐的影响,情绪有点低落了。据说是该死的产后抑郁。算了,不想太多,工作去!

Monday, October 20th, 2008 at 11:04 | 0 comments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Tags:

去年的溏心风暴,大妈的那句:“笑有时,哭有时;欢乐有时,悲伤有时”让我至今仍记忆犹新。没想到溏心系列:《家好月圆》这么快就出场了。仍是大妈二妈,仍是家庭剧,仍是人生之风雨,但我不厌。 去年看溏心时,我是准妈妈,今年再看溏心,我已正式升级为爽猪她娘了。亲情中的酸甜苦辣,悲欢喜怒,可以说该尝略的我都尝略了不少。 溏心的手足情,一直演绎得很好。《家好月圆》里有六兄弟姐妹,但却因为父母的分离而生生分开。他们的欢乐童年,由此变得不完整。昨晚看到他们兄弟姐妹几人为了劝奶奶吃饭而同心演的一场戏,让我忍不住落泪。或许,我是不是该给爽猪生一个弟弟或妹妹,让她也明白什么叫手足情呢?! 但事实上,以前在手足这方面,我也做得不是很好。弟弟跟我一样性格好强,所以凡事有冲突,谁都不愿先妥协低头。还记得几年前,回家跟他大吵一架(其实因为什么事现在已经完全记不起了),吵到离家出走,爸妈去把我找了回来。半夜起来喝水,看到妈妈站在厅阳台哭。她说:“我当初拼着计划生育这险,躲着藏着把弟弟生下来,就是希望你俩有个伴,希望以后我们二老年纪大了可以互相照顾。但为什么你们总是合不来呢?”真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凡我们姐弟在一起呆上足二十四小时,肯定会有矛盾。至于是什么事,往往在事情过去后又忘记了。即使是再有手足情,吵多了矛盾多了自然也就累了。直到去年我生爽猪,在经历了那场生死劫后,仿佛一切都变了。呵呵,我觉得是死里逃生,所以对许多人与事开始宽容起来。而弟弟,可能是当了爸爸和舅舅,也仿佛在短短几月间长大成人。在回家休产假的那段日子,我们相处得极好。手足之间的照顾与默契,在我们之间默默的延生着,看得我父母心里十分欢喜。 也许,在父母心中。儿女的欢乐与团结,便是他们的快乐和欣慰吧。 《家好月圆》的六兄弟姐妹为何为分开呢?应该不是简单的小三插入,也不是表面看来的父母分离。最重要的,是奶奶在做安排。对孙子女们来说,她是奶奶。对儿媳妇来说,她是婆婆。中国这五千年的历史,婆媳永远是个问题。我想,这是不是也属于中华文化之一呢?!在我们家也不例外。婆婆总觉得我抢了她儿子。在她看来,如果不是因为我,她儿子不会离家如此远,如果不是因为我,她可能可以永远的与儿子朝夕相处。难道她不知道,即使不因为我这儿媳,她儿子这男人也该志在四方吗?呵呵,反正是解释不通的。我抢了她的儿子,她就抢我的女儿。她喜欢在我女儿面前说我坏话,喜欢教我女儿打我,不喜欢我对着女儿太多,不喜欢我每天为女儿安排的一切。既然这样,好吧。那我就投入工作吧。即使爽猪不与我朝夕相对,我们之间仍是母女。我们这母女情,是深入骨并融入血的,我会在乎这无谓的离间?! 在我家小区附近有一家疗养院,仅一墙之隔,我每天上班都必经过。所以每天,我都会看到许多位或坐在轮椅上的,或拄着拐杖的老人,眼神呆滞,目无表情的望着远方。我经常在想,他们望的是远方吗?而是他们内心的那种无助孤寂,已令他们无法憧憬而变得呆滞了呢?心里一阵黯然。 昨天路过那,我看到一位坐在轮椅上的老人由一个中年妇女在帮着剪指甲。想起了爽猪,我也刚好前天帮她剪过指甲。我停下来问那妇女,他是你爸爸吗?那妇女低着头,说:我是看护!呵呵,看护,没有情感色彩的一个名词。如果你是他女儿,你们之间这指甲会剪得生动多。会有交流,言语的或眼神的。 荷妈昨晚的那句话,我一直记得:没什么,难道还有什么比得过亲人?还有什么比得过家人相聚更重要?! 呵呵,是的。佛说:人生有各种缘——亲缘,情缘,友缘…….许许多多的缘,最终可能会因缘尽而分,唯有亲缘,一生一世,不离不弃!

Friday, August 15th, 2008 at 13:23 | 1 comment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Tags:

爽猪戒奶后,对我来说最爽的就是每晚饭后的一瓶冰冻啤酒。在这夏日,啤酒无疑是最好的下火凉茶! 忘记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喝酒的。四岁?五岁?只记得,我的第一次酒是外婆自己酿来的纯正米酒。那天下午,我在外玩得一身大汗,一进门就嚷着要外婆给我一杯水。在厨房忙着的外婆没搭理我。我眼尖,看见餐桌上摆着半大碗白水,一口喝尽。随后,头晕着睡到半夜。现在想来,当初正是外婆的这半碗米酒,让我习惯了酒味,让我习惯了夏天的啤酒,冬天的白酒和洋酒人生。 好多年前,我就知道,百威要比青岛,蓝带这些纯得多。蓝带,苦中带涩,读高中时就摆着手叫我爸以后家里冰箱不许再放这玩意。好多年,百威一直是我的至爱。直到快毕业那年,在汕头实习,天天晚上无聊跟着一班狐朋狗友去酒吧混,才知道,原来喜力也不错。于是百威和喜力又混着喝起来。 06年,还是夏天,在超市买啤酒时,发现了仙地。当时,以为是饮料,一下又进了好几瓶!回家一尝,原来还带着0.05%的酒精。而今年,这来自丹麦的带着水果汁味的仙地和纯正的百威,成了我家冰箱的主角。晚饭后,左手抱着爽猪,右手一瓶啤酒,站在窗前望着行色匆匆赶回家的人群,觉得,人生也不过如此! 突然写下这篇blog,是因为今早跟一朋友谈起了夏天要怎么降暑好!MM吃一大惊,你一斯文的女孩,还好这口?!小心哪天我找几个能喝的灌醉你!哈哈,不怕不怕,我说得出来,预着哪天大家不会碰头被你逼喝的! 突然又想起若干年前,还是在汕头。广州分公司来了一大班同事,大家相约吃饭。席间,一经常接触的销售一直猛往我杯里倒酒,我一直说不会喝,但这哥们一直劝。好吧,我最讨厌人家这样,既然你想玩,我陪你玩到底好了!闷头不说,喝完两瓶后,我借着酒意,靠到他肩头,问他:“你是不是喜欢我?”丫发愣了一阵,我突然捂嘴跑去WC!出来后,再也不让我喝酒。蠢的是,最后他跟公司申请调到汕头,我却转眼来到了广州! 哈哈,酒,不是好东西啊!别借着酒性发疯,别借着酒性说不该说的话做不该做的事。不如把这酒,当成茶一样,细细品味,最后,才知道,人生,于酒一样,纯正的,平淡的,才是最最真实!

Monday, August 4th, 2008 at 10:47 | 2 comments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Tags:

海选结果出来了,记录一下! 24号结果出来,果然没我的份(阏ing)。跟着昨天下午这群胖妈去复试了,群贴告诉我们选上的原因。 一是确实要胖,二是要胖得够惨。怎么个惨法呢?其中有两个MM特别的,特别的夸张。一个在生完BB后胖到她LG一看她就ED,后来出去找小姐了。还有一个,胖到她LG跟她离婚了。汗。。。真的。。。很无语,:( 一开始我还不信,后来搜了一下这几个MM之前的贴子,一切属实。算了,我输得心服口服,落选得阏中带着庆幸! 不过昨晚刚好小区的一MM过来玩,我跟她提到这事了。居然被她臭训一餐:你去参加这种海选?有病啊?!还有,平时看你挺机灵的,咋一到关键时刻就掉琏子了?这种减肥代言人的面试,是比恶心的。你就得说,之前自己多美丽动人,自从生了BB后,但凡来你这面试的男人,一出门就。。。(大家联想一下吧) 靠!真TM够损够缺德的!咱绝说不出口,而且,这太不事实了!:( 算了,反正落选是预料中事。据说在十位候选人中还会再选一个代言人,然后做三个月的减肥瘦身。好吧,继续关注。

Thursday, June 26th, 2008 at 12:11 | 4 comments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