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目送》

March 22nd, 2010 | Tags:

周四晚上收到两本书,一本是王安忆的《叔叔的故事》,另一本是龙应台的《目送》。王安忆那本,一晚时间我就看完了,而《目送》,我花了一个周末,却也只看一半。

《目送》中有一篇是“幸福”,给我留下的印象极深。里面,谈到了毒奶粉,谈到了人权。“我们要的幸福,是如此简单,是如此平常,为什么,我们却以为那是渴求呢?”看《目送》,我几次中间合起书,红着眼,强忍着自己的泪水。因为,里面除了谈到政治与人权,更多的是一个女人对亲情对儿女的倾诉。

知道龙应台,是在读初中的时候。那时,我有两个好朋友。我们是小学同学,从小学的六年到初中高中大学一直到现在。但现在回想起来,我们最最亲密时,是在中学的那段日子。我们有一个共同爱好,就是读课外书。龙应台的《野火集》是我其中一个好朋友买的。那时,我们三个人喜欢在寒暑假打小工,然后用这点钱买课外书。我当时买的是《飘》,还有一个好朋友买的是《鲁迅杂记》。我们喜欢这样,大家轮着换书看,看完再写读书笔记,然后相约在某个下午,在我的那间小房间里各自看着对方的读后感。多年后的今天,回想起来,那是童年最快乐的日子啊。

于是,我便对龙应台有这样的一种感情。在少年时,我欣赏着她的犀利,对政治对当权者一切一切,我喜欢她那凌厉的笔峰,不让人喘口气。就像少年时的我们,不需要想太多,只知道生命一直在往前,我们要成长,我们要面对不平,我们要攻击。

而今,我们这三位当年的小女孩都已成家亦为人母,生活在深圳与广州这两大城市。我们距离不远,但极少相聚。最后一次聚会,是在爽猪出世后,她们抽了半天时间来广州看我,吃完午饭,又各自散去了。席间,我们谈得最多的,是家庭与孩子,几乎没人再谈到书。只是有一次,我在与其中一会好友聊天时,我问她,你还看书吗?她一阵茫然:书,你是说小说吗?还是专业书?我亦糊涂了,对啊,我究竟是想问什么书?呵呵,我们都快忘了,当年,我们是如何的嗜读课外读物。另一位好友,是医生,经常要倒班,我们更是少联系。我只知道,她现在在读在职博士,也许,她早忘了龙应台吧。

我想,可能就我比较坚持吧。毕业这么多年,一直习惯于阅读。也有可能,我的这种习惯,是因为本身的一种爱好。龙应台这几年的笔调开始变了,从她有了第一个小孩,第二个小孩后。那本《孩子,你慢慢来》是我在生完爽猪后看的。其中一句“孩子能有多少时间让你陪伴呢?”五岁后他就上小学了,他会有自己的同学,中学后他要住宿,他回家的时间会变少,读大学了,那你更难溶入他的空间。”于是,我深以为然,我开始用尽我的业余去陪爽猪。也许,我是认可龙应台,而后才认可她的这句话的。

《目送》中,更多的是亲情。那是一本适合三代人一起看的书。那是只有你是为了子女为人父母的同时,你才能读到深处而合书会心思考的一本书。

我在想,是不是该找个时间,带着两本龙应台的《目送》,去我那两位好友的家,与她们共享自己这篇博客了。

  1. 没用的阿吉
    April 28th, 2010 at 22:41
    Reply | Quote | #1

    看到别人的友情链接进了你的博客。第一眼看到《目送》。龙应台的书我看过几本,《目送》、《孩子你慢慢来》、《野火集》,《江海》还没仔细看。说实话,我还读不懂《目送》,我只能读《野火集》吧!毕竟我还年轻。

  2. February 23rd, 2011 at 14:55
    Reply | Quote | #2

    我也是从中学开始看龙应台的书,当时的《野火集》,从那时候开始喜欢上龙应台。到《目送》又是另外一种笔峰,从亲情开始,落到亲情中,看她写妈妈的那些文字,眼泪一点一点掉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