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菜叫迟菜心

December 8th, 2008 | Tags:

周末,有朋友送了一箱增城的迟菜心给我。我看一箱大概有十斤重,问他这么多哪吃得完。他说,那你就送点给朋友吧,不过,真正能吃的很少。啊?什么意思?我有点迷糊了。他说,迟菜心吃的就是里头的菜心,外面的叶子是极少人吃的。虽说也可以吃,但没有菜心那么甜。之所以叫迟菜心,是因为这种菜长得比较迟,所以叫迟菜心!

有意思,呵呵,我照他所说的炒了一盘。去掉外面的菜子,只留下菜心,用盐水炒,果然十分清甜,与平常吃的菜心相比别有一番风味。

昨晚我妈打电话说,再过十来天就要过来接爽猪回老家了。言语间,说得好像明天就要过来似的。我又把她的这番意思转达给婆婆,她老人家一听,居然一副舍不得的神情出来。眼睛一红,说她很舍不得爽猪。我说:那你就不要回去了,我们一起在广州过年吧。她又说:离开家里太久,我也想回去看看。呵呵,这么矛盾。不过,她终究是得回趟老家的。

早上醒来,我看她已经在那里收拾东西,心里也有了不舍。说了声:妈,还早着呢,你就收拾东西了?她说不早了,而且,我在这里呆了十个月,确实很挂念家里。不过你放心,过了年之后我还会再过来的。爽爽跟着我长大,我舍不得她。

呵呵,其实,我也有点舍不得婆婆了。去年,怀孕的时候,因为他们不肯放弃家里的田,所以没人照顾我。怀胎十月,我过得很辛苦,一路都是靠着自己。心里怨气很重。我想,无论是哪,不会有人觉得田比后代重要。这气一直压在我心里,吐不出来。后来生了爽猪,我老公打电话过去报喜。他们居然第一句就问:为什么是女孩,当初怎么不去B超呢?刚做完剖腹产的我还在输血,而且我当时已经是半昏迷了,但仍听得很真切。这边眼泪就下来了,我用命去拼来的孩子,原来在爷爷奶奶心里是这么不值钱,就因为她是女孩?这股恨,在我心里又加重了!

休完产假后,婆婆过来帮我带爽猪。中间,我们经过了许多磨合。当然,也吵过架。我是直性子,只要看不过眼,肯定要说出来的,更何况,我心里一直有口气。记得前几个月的同学聚会,我还跟同学抱怨着这难处的婆媳关系。好在,我有两个很好的朋友。她们年纪都比我大些,她们都经历过我现在经历的事情。我最记得的是,一个朋友说:你要记得,今天你婆婆过来帮你带小孩,你得当是一种恩赐。这是你自己的小孩,他们已经是隔了一代的啊。单是这一点,你就得学会包容。

从爽猪断奶后,我开始学会放手。把小孩的一切事情都交给婆婆去做,我自己负责家务。中间,我们仍在磨合着。但,我确实体会到她对爽猪的疼爱,那是一种出自心底的疼。我开始放开之前的成见,也对她越来越好了。我想着,虽然你们之前不愿意接受,但如今,能留下来帮我,让我能安心工作,帮我带爽猪带得如此健康可爱,单是这份心,就已经不容易了。这包袱一放开,整个人也自然轻松多了。

我身边的朋友经常说,我生了小孩之后没什么变化,仍是年轻,仍是漂亮。对于这些夸奖,我每次都哈哈笑着:不行,老了,哪还漂亮得起来啊。唯有一个朋友说,你变了,你变得美丽。我挑着眉打个大疑问,问他,美丽和漂亮不同吗?当然不一样,美丽,是一种发内心的东西。一个女人的漂亮,只能在年轻时拥有,但美丽,却是需要磨练啊。

难道女人的成长也如迟菜心一样,摘掉那大大长长在外叶,好吃的是菜心。因为,那是经过了时间的流洗所遗留下来的精华啊。

No comment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