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22床产友们

January 18th, 2008 | Tags:

06年,意外的在街头遇到一位多年前在火车上认识的朋友,惊喜之余,大家顺便就近在街边找了间茶餐厅叙旧。聊得正欢的时候,一会朋友打电话过来,他一直在旁边呆坐着。等我聊完,他随口问了句:“聊得这么好,谁啊?”“研友!”他突然哈哈大笑,我莫明其妙的看着他。“上网有网友,考研有研友,写信有笔友,打球有球友,你生病的时候有没病友?”当时我除了给他一个白眼外,就差把桌上的茶水泼给他了!

OK,自小到大我没生过什么大病,所以不知道什么叫住院,也就没有所谓的病友了,很遗憾,嘿嘿~~~但是,07年11月24日那天,我却认识了几位与我同住的产友。人生几十年,有相识、相遇、相知,能擦肩而过都算是一种缘份。而在医院生产的那几里,我亦有缘结识了这几位同房的产友,也因为有她们,陪我渡过了虽不漫长却也无聊的住院生活。

由于她们都是顺产,所以在那几天里,我前后认识了三位产友,她们住的是22床,而我住的是21床。

第一位产友,认识于24号。当时她已经生完小孩了,第二胎,十分轻松的样子。那是一个读书不多却十分贤良的广西女子。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都没人照顾她,除了在吃饭时间她婆婆会送饭给她吃。她跟我说第一胎生的是男孩,没想到第二胎还是男孩,十分遗憾。她说她不想再生的,但婆婆和老公想再要孩子,她只好生了。我问她难道你没有自己的主见吗?她说没办法,已经嫁到人家家里了,犹如砧板上的肉一样。我听着这话十分鄂然,想不到在这二十一世纪,女人能撑起半边天的世界里,还有这样的人。呵呵,对我来说,是另一个世界的人了。

她在我产后第二天就出院了,也是没人接她,自己收拾东西办理好出院手续走的。由于她的宝宝是第44周才出世,所以需要留院观察。看着她利索的收拾东西,根本看不出她是刚生完小孩的人,这么能干的人,居然会有一种命不由已的人生观。或许,正是她的这种人生观,才导致了她小孩非常理性的推迟出世。听Q医生说,这小孩能不能活下去还很难说。快两个月了,希望她宝宝已经出院,希望她宝宝以后能健康成长!

07年是个热孕热产的一个,所以产房没理由会空着的。第一位产友离开后,26号晚十点多,住进了第二位产友,仍是广西人!

十分搞笑,同样的广西女子,却是截然不同的人!她十分娇气,什么都不懂。但是,她有位十分能干的老公。他们进来住的第二天早上,我是被她老公打电话的声音吵醒的。虽然那是客家话,但我仍听懂大概的意思。他在吩咐家里人做粥送来医院,要做鳝鱼粥,粥里要放大量的姜,因为产后身体寒,不要放太多的盐,因为盐会寒,如果太淡,可以放点酱油,记得别放味精。天哪,这么细心而又擅长厨艺的男人,我算是第一次遇到了!忍不住转过身问他:“你是哪里人?”“韶关的。”就这么简单的一问一答,我们两家人很快就熟起来了。

在住院的那几天里,由于他们的到来,原本无聊的日子变得不一样了。可能是她老公懂的东西很多,所以两家人有了许多共同的话题。记得最清楚的一件事,是在说到起名字这事。我说,我家宝宝是四脚猪哦!她老公马上回应,我们这是三脚,就差你们一天呢,大家是同个时!我说这小孩命里缺土和木呢,她老公说一样的,我们少了土,所以起名要带木。MM在一旁说:“以前我在想,如果生的是女孩,要叫子欣。”我呆了一下,回她:“男的要叫子轩?”她马上也呆了,你的也是?哈哈,果然有缘,连想的名字都一样的。

现在,爽猪已经入了户口了,不知道她们的入了没有,但我常会想起这件事!也可能因为这样,两家人都觉得非常有缘,所以他们出院时大家还留了联系方式,至今仍常有联系!

跟他们同房的那几天里,是我在医院最快乐的时间,大家相互的交流了许多孕期和育儿的信息,原本无聊乏味的住院生活,成了我人生美好回忆的一部分。

他们先我一天出院的。他们一走,马上又有人住进来了,这位产友来自汕头,跟我是老乡!虽是老乡,但远没上一次广西MM聊得来,大家只是平淡着打着招呼,基本上没怎么聊天。在这里提一下,是因为她的宝宝很小,只有五斤多,男孩,最主要是哭声很怪,像发抖似的。医生说他是缺钙。后来她跟我说,为了能顺产,她基本上什么都不吃。晕倒,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孕妇,跟我真天上人间了,呵呵~~~

七天的生产住院日子,认识了同房22床三位妈妈,而我的朋友列中,也多了一个种朋友——产友!

  1. February 16th, 2008 at 01:40
    Reply | Quote | #1

    Non http://www.heavy-metal.trenibuti.info polizia http://www.marca-coche.trenibuti.info molto [URL=http://www.chicas-tuning.trenibuti.info] tuning chicas lui [/URL] fa.

1 trackbacks

  1. geile huisvrouwen Trackback | 2008/0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