胃,是思乡的根

April 17th, 2007 | Tags:

长这么大,第一次体会到做女人的痛苦。
“当BB到六十天左右,会是你反应的高峰期。”现在,我明白什么叫高峰期了。每天早上,我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厕所去呕吐,吐的全是酸水,甚至有一次,把胆汁都吐出来了,苦苦的,难受极了!晚上大概八点多至九点,是每天呕吐的高峰期。把晚上那一餐全吐出来,分几次,有时真是吐得我全脚发软。
还好,我能吃得下。
但很奇怪,想吃的全是家乡的东西。有一次,半夜极想吃粿汁,但广州没卖。第二天打电话给爸爸,他次晨就给快递过来了,呵呵~~~很幸福的感觉。跟着,想吃粿条,想吃红炖牛肉,想吃糕粿,想吃萝卜糕…所有想吃的东西,全是家乡的小食。每每第二天跟爸爸提起,次晨都能收到他老人家快递过来的。
昨晚刚好有一个在国外定居多年的朋友打电话给我。我跟他提到了这件事。他问我:“你是不是思乡了?”这一问,我愣了好久。我思乡了?“你忘了?每次我回家乡,第一件事便是找你一起去吃潮州的小食。东门的红炖牛肉,西门的宵米,南门的粿汁,北门的牛肉粿条。每次你还说,宁缺勿烂,如果想吃这些东西,一定要回老家到这些店品尝的。所以,每次我想吃潮州小食时,便会跑回去。久了,你笑我这是思乡。”
呵呵~~~也许他是对的!仔细一算,从读书到工作,我在外已呆了十个年头。中间除了逢年过节,极少会想着回家。特别是这两年,爸妈常会过来陪我。慢慢的,潮州在我心中已经淡化了。唯留下她的小食,令我难以忘怀。但现在交通发达,一些小食我也总能在广州买到。所以,如此不断的想吃家乡的东西,还是从末有过的。
也许,我真的思乡了。当人在最脆弱的时候,总会念着曾对他最好的人,曾令他最难忘的事。而我,在这段怀孕最难受的日子,是不断的思念着家乡的小食。
十年前,爸爸收到在台湾定居堂伯生前的最后一封信。信里有一句:“病重,每天早晨醒来,最想吃的是小时候老家巷口的寒心顶和热豆浆。我知道,离家六十多年,我从末忘记我的家乡,我的家人和我小时的玩伴。”
胃,是思乡的根!无论你离家多久,总会在你以为已经忘记家乡一切的时候,及时的给你一个提醒。
“这一刻,你最想吃的是什么呢?”

No comments yet.